执掌央行第十五年 周小川再谈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

2017年03月13日 00:25

摘要

3月10日上午10:45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迎来了一场重要的新闻发布会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以及三位副行长易纲、潘功胜、范一飞就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的相关问题,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

  3月10日上午10:45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迎来了一场重要的新闻发布会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以及三位副行长易纲、潘功胜、范一飞就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的相关问题,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

  2017年是周小川执掌央行的第十五年,明年他将满70岁。在过去的十五年中,他带领中国央行成功抵御了来自国际国内的多次危机,使中国的通胀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。而最近两年来,中国金融和资本市场经历了剧烈的波动。国际上不确定因素增多,国内面临着去杠杆和防范金融风险的新形势。中国的货币政策将何去何从,人民币能够保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吗?对于国内外而言,这是一场备受关注的发布会。

  在一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中,周小川回答了关于人民币汇率、稳健中性货币政策、房地产信贷、互联网金融等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。

  人民币汇率会趋稳

  2016年下半年,人民币汇率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波动。3月5日发布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,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。2017年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是否会继续走贬,央行将如何保证人民币的“稳定地位”?

  周小川在解释去年下半年人民币汇率波幅较大的原因时称,2016年下半年,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销比较猛一些,每年下半年这个季节都会多一些,去年多得明显一些,也包括有一些企业在外面收购的热情比较高。其次,美国大选,特朗普当选,之后出现了很多和一般人预期不太符合的变化,因此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猛。在这种情况下,汇率波动比较大。

  周小川表示,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,而且更加健康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“三去一降一补”都取得成绩,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,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。

  与此同时,周小川还第一次回应了“人无贬基”这一网络热词的看法。他称:“我也看到‘人无贬基’这个词,是说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,李克强总理在多个场合都说到过这个意思。”

  在周小川看来,人民币汇率从目前来看,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。市场预期有很大的调整,有很大的变化。他表示,最近一年多以来,唱空人民币的声音比较强。首要原因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,带来的人民币不稳。他称,国际市场以及国内市场一部分声音认为,中国经济增长有所下降,导致对人民币汇率产生怀疑,“这个声音一度是有点过分的”。这里面包括外汇市场实际做交易的机构,包括某些对冲基金,做空人民币。国内市场也有一些跟风。

  周小川认为,但这是阶段性的,过一个阶段就会看到,中国经济总体还是比较健康的,特别是去年经济增长已经走入了平稳阶段,而且第四季度中国经济还有所提升。“去年GDP 6.7%的增长率,其实在全球看仍然是一个很高的速度。”周小川称,看待人民币汇率,在很大程度上要看经济健康不健康,如果经济健康,而且通货膨胀又比较低,货币就会比较坚挺。再者,也要看金融稳不稳定。如果金融出现大的不稳定,一般来说货币就出现贬值。金融如果比较稳定,信心就会进一步增强。因此,应该说进入今年以来,人民币汇率从目前来看,正好是表现为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。应该说,市场预期已经有很大的调整,有很大的变化。

  货币政策稳健更加中性

  发布会上,记者们聚焦的另一个重点是关于货币政策的问题。2017年,我国货币政策定调为“稳健中性”,从利率上来看,在春节前后,全面上调货币市场的政策利率。但银行存贷款利率并没有调整,随着美国进入加息周期,中国是否有进一步加息的可能性?中国实体经济仍在缓慢复苏阶段,上调政策利率是否会传导到实体经济?

  周小川表示,中央银行工具箱的工具比较多,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、引导预期,同时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。但是也不见得对每次操作数量、价格都要作出过度解读。货币政策总体来说还是稳健中性。

  与此同时,周小川强调,首先,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这对经济是非常有害的,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、资产价格泡沫等问题。另外,货币政策在稳健方面适当做得更加中性一些,会有利于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很多企业要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如果货币太松的话,压力就不够,所以要从几个方面来看。

  至于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的问题,周小川表示,这些年这个现象还是始终存在的,但是中小企业、小微企业的融资比例实际上每年都是在上升的。

  具体而言,人民币企业贷款总共60多万亿元,截至去年,贷款余额来看大型企业、中型企业和小微企业“三分天下”。

  “在经济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,银行业、金融业自己也在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也就是说,要更多地面向中型企业、小微企业。因此,融资难的问题会逐渐有所缓解。而价格问题是除了名义价格,还要看实际价格,这跟物价和其他因素有关系。”周小川称。

  不过,周小川也强调,目前全社会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过高。首先,每个企业,特别是那些杠杆率已经过高的企业,要有所控制。一方面,他们自身要进行内部改革;另一方面,金融系统要考虑不能过多支持这类企业。

  住房贷款会适当平衡

  去年我国新增贷款和融资总量都创下历史纪录,其中住房贷款在新增贷款中的比例接近40%。随着“去杠杆”背景下货币政策更加稳健中性,2017年我国的社会融资增速和M2增长目标都下调至12%。信贷增长的势头是否会有所放缓?尤其是住房贷款的比例是否会有所下降?

  周小川表示,一方面,中国经济还是有潜力继续增长,另一方面,从整个国际情况来看,G20也在号召20国进一步努力促进经济的复苏,在原有基础上将GDP增长再提高一些。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情况来说,定的数字是M2增长12%左右,这是一个预期数字,并不是任务指标。另外,在社会融资和信贷方面也大致按照这个速度进行掌握。这是根据全球经济和中国自己的经济情况来制定的。与此同时,在执行过程中还要根据经济的反馈数据、经济的实际情况进行适度微调。

  “我们认为,总理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出的意见、数字是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。同时,我们也听到两会代表都支持这个想法。”周小川称。在调整信贷结构方面,“房地产信贷里面增长比较快的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。个人购房贷款的增长,一方面有助于居民买房子,同时,在一些城市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住房库存比较多,有助于降库存。但是反过来说,在一二线城市又容易使住房价格上升。总体上来看,个人通过住房贷款购房以后,实际上资金转到了开发商。房地产开发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,会带动一系列产业供给,所以这个贷款不能简单看作是买房子,实际上会传递到相当大的产业链上。同时,这个产业链还带动与它相平行的一些产业链,比如家用电器等。”

  周小川表示,总体来说,住房贷款在中国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,但是确实要适当平衡。随着住房产业的政策调整,估计会适当放慢。

(原标题:执掌央行第十五年 周小川再谈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)


 
 
qrCode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
在线客服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六 :8:30-17:30
 联系方式
种经理:13385379297
传真:0537-2381196
邮箱:sdlt666666@126.com
地址:济宁市建设南路16号